校车条例征求意见,现存校车应纳入
分类:中小学培训

  12月13日是国务院法制办公布《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并征求意见的第三天,截至发稿,国务院法制办网站上共收到意见建议1265条。    多次呼吁为校车立法的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微博)与20余名专家就条例形成专家意见稿,13日发送国务院法制办。

  简单对话

  周洪宇等人认为,条例对校车安全的责任主体确定得比较明确,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过去由于职责不明确,职能部门各自为战,缺少沟通与配合,导致事故多的局面。不过还有一些地方有待完善。

  Q&A

  比如说按照条例,社会车辆经许可后仍能充当校车。为避免校车事故屡屡发生,需要对校车概念进一步严格,加入专车专用、驾驶员准入等内容。

  周洪宇(微博) 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微博)(微博)教育学院教授、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专家还建议总则中应加入一条作为校车安全立法的指导思想(或叫“立法原则”),即:校车安全工作管理应当遵循以人为本,儿童优先,统筹协调,齐抓共管的原则,也就是“儿童优先”原则。

  早报记者 黄志强

  校车事故屡次发生,说明我们对儿童问题的重视程度是不够的。现在应该把这个主体更加突出,由此应该在立法宗旨里加入“儿童优先”,使得儿童优先的理念通过这次校车安全立法的时机,向全社会传达一个强烈的信息。

  简光洲 权义 卢雁 

  周洪宇表示,现在校车出事的不乏民办的幼儿园和民办中小学,这些中小学和幼儿园也有购买校车的要求,但财政实力有限,要是买校车,成本太高,最后就会把这个成本转嫁到学生身上。

  2011年11月,甘肃正宁校车事故,21人死亡;12月,江苏徐州丰县校车事故,13人死亡……在过去的一年里,校车事故和离去的儿童一次又一次刺激公众的神经。

  “对民办幼儿园和民办中小学购买校车应给予政策性优惠,首先购置税要减免,目前的购置税还是一笔很大的成本。”周洪宇说。

  正宁校车惨剧发生后不足一月,《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今年两会,“校车安全”首次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加强校车安全管理,确保孩子们的人身安全”。

分享到:

  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长期关注校车安全,被网友称之为“周校车”。早在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周洪宇就提交了《关于实施全国校车安全工程》的议案,并得到相关部门回应。去年年底,他联系各界专家综合形成了《校车安全条例》(湖北专家立法建议稿)。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周洪宇表示,校车安全应遵循“儿童优先、政府主导、因地制宜、分步实施”的立法原则,实行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运行模式,他提出设立专门机构监管校车安全,并提醒说,校车的配备和条例的出台只是一个起点。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校车概念界定可以更严密

  东方早报(微博):去年12月11日,国务院法制办《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向社会公布,征求各界意见。你认为该条例有什么需要进一步修改完善的?

  周洪宇:总的来看,《校车安全条例(草案)》立法宗旨明确,立法思路清晰,对涉及校车安全的主要问题都有涉及,注重从国情出发、从实际出发,实施步骤比较稳妥,问题考虑得比较全面。

  当然我们从民间的角度,从学者的角度觉得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首先是立法原则缺失,可以考虑在第一条“立法宗旨”之后,加上一条作为第二条,内容为“儿童优先、政府主导、因地制宜、分步实施”,这点明确后,条例后面各条有关政府职责的规定及其实施就有了总的依据。

  其次,条例第二条关于校车概念的界定似乎不够科学严密,基本上是从外延去界定校车而不是从内涵上界定校车,如“本条例所称校车,是指依照本条例获得使用许可,用于接送幼儿园、小学、中学等从事学前教育、义务教育的教育机构(以下统称学校)的幼儿或者学生(以下统称学生)上下学的7座以上的载客汽车”。这其实是混淆了内涵与外延的区别,是从适用范围来界定校车而不是从校车的本质属性来界定校车。建议最好如此规定:“第三条本条例所称的校车是指按照国家校车标准设计,由具有专业资质的校车生产厂家生产,专业驾驶人驾驶,负责接送中小学生及幼儿上下学的专用车辆。第四条中小学、幼儿园等教育机构使用校车接送中小学生及幼儿上下学的适用于本条例。在过渡期内目前仍在使用的用于接送中小学生及幼儿上下学的机动车辆须经政府指定部门检验合格后方可运行。”这就从校车的本质属性角度、从内涵上严格规定了校车的含义,又照顾到目前一批未按校车标准生产但仍在运营的机动车辆的实际情况。此外,为鼓励民办幼儿园和中小学购买专用校车,减少不安全因素,最好还应明确规定“国家对以非财政资金购置校车的教育机构给予政策性优惠”。

  谁来为校车买单?

  东方早报:关于对校车的投入,应该遵循怎样的模式?

  周洪宇:政府主导是毫无疑问的,我们的建议稿里面提到要政府主导,国务院法制办《校车安全条例(草案)》也是这样提的。

  校车安全问题产生的主要原因在于我们的教育资源的配置上面出现了一些问题,或者说基层在落实上面有关政策的时候出现了偏差,既然如此,解决问题就有两种选择,要么政府合理布局,减少校车的需求,要么政府作为责任主体提供校车。

  但政府提供校车和政府包办是两个概念,政府主导不完全等同政府提供所有的钱。首先校车使用的主体比较复杂,目前使用校车的主体主要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小学,初中有一部分,再加上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学前教育幼儿园。第二,涉及到公办与非公办教育的问题,政府公共财政只能支持公共服务对象,但是有一些幼儿园使用校车是为了吸引生源,在这种情况下,它已经不是公共产品。所以不能笼统地说校车必须全部由政府提供。

  东方早报:财政投入不足是开展校车工作的一个重要问题,那么谁来为校车买单?

本文由66976bcom优彩彩票发布于中小学培训,转载请注明出处:校车条例征求意见,现存校车应纳入

上一篇:中小学语言背诵篇目增加20篇,三四年级会写汉字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